新闻中心

名家视点 | 代大权:青春飞扬与精专久长


青春是一种考试,既考未成年人,更考已成年人。对于未成年人更像选答题,先说后做或先做后说,丰简由人,为时尚早。但对已成年人,说也说了,做也做了,来日不多,所以是必答题。许多成年人因造化弄人或生不逢时,实操碌碌,可见地平平;经验丰富,但认识有缺。成年人包括成名的版画家,实际自己也不知道未来的版画是什么样子,却坚信自己的谆谆教诲不是废话。好的版画家首先是明白版画的今生来世,明白自身的历史局限,明白自己的文化素养,也就是有自知之明的人。


版画从印刷来,却要反印刷去;凭技术生,却要靠艺术活;以共性始,却要奔个性终。在绘画表现的所有语言和手段里,版画是画家的人性与材质的物性矛盾最为鲜明、碰撞最为激烈、认识最为深刻的绘画类项。但展览不是跳蚤集市和百货商场,总要有文化立场和学术方向需要把握和考量。青春飞扬的展览品牌,实际已经给出了作品的标准与尺度:青春就是标准,飞扬即为尺度。


年轻人做年轻的画,真实反映自己,自己的迷茫困惑,自己的希冀期许,唯真实就好,真实是青春的真实。让青春的真实自由飞扬,不遮瑕不掩瑜,能飞多高多远就飞多高多远,没有输赢没有对错,甚至不顾预设的结果。人生的错中之对与理想的对中之错,偶然与必然的碰撞和较量,都要在未知的空中去勇敢的飞扬,不要让怯懦与计较束缚了青春的翅膀,最后要看谁人飞扬的青春能够精专与久长。只有既精且专,既久又长,才算你的青春沒白飞扬。


精专与久长是衡量一个好的版画家的题中要义,更是大写小写一个画家的分界点。你飞得多高多远,你的作品就堆积铺就得多高多远。多一根草可以压垮骆驼,少一张画成不了好的画家,所以飞扬的青春务必落实在精专与久长上才算没白青春没乱飞扬。青春是否飞扬,又不仅仅是个人的荣辱兴衰,唐叔得禾,异亩同颖。国家民族要仰仗每一个人的专注与努力,仰仗每一件事的精专与久长,才会进步,才有希望。


春华灼灼青春飞扬,秋实穰穰桃花盛开。两个展览一个方向,通过版画作品的心照神交,实现版画人“愿为真火续后薪”的心契。


(本文为“青春飞扬•2019中国青年版画家提名展巡展(贵州站)”展览前言。作者系中国美术家协会版画艺委会副主任,中国国家画院版画院副院长,清华大学教授、博士生导师。)


  文/代大权

  文字编辑/陆青剑

  视觉实习编辑/罗茜尹

  编审/李缨 黄蔚

精彩推荐

下载今贵州新闻客户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