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中心

地名拾趣 | 韩进:清凉福地六冲关


贵阳城北的六冲关,群峰雄峙,古木生凉,天风送爽,是不可多得的避暑胜地。其最高峰海拔1300多米,沿石板小径可以登临。沿途老松合抱,苔藓满阶,良多古意。至山顶,可远眺北面群峰,老鸦关至观山湖区诸峰云树生烟,苍穹无极。南望则饱览贵阳全城风貌,市声远来,若有若无。鹰隼在高空盘旋,愈发显出山的高远。


六冲关自古为蜀道必经之地,往左经鸦关、长坡岭、沙子哨,直达遵义以北入川。中则过乌当奶牛场,养猪寨,经羊昌、马场而达开阳。右边一条官道在葫芦山冒沙井处,入新添寨洪边,到达明代贵州宜慰同知宋钦的“别业”(庄园)。古时候,原始森林茂密,层峦叠嶂,可以想见这些古道的险要和曲折。发生于清代咸同年间的动乱,使六冲关的森林遭到焚毁。现在茂密的松树和其它阔叶林树,多是人工手植。建立省植物园后,又发现和移植来许多珍稀保护树种,森林得到了良好的保护。近几年,又将这里辟为森林公园,使其成为市民游客消夏纳凉的好去处。


但是关于“六冲关”这个地名,一直存在着混沌,没有明确权威的统一称谓。有学者在论证“贵山”时,将六冲关称为“鹿疃关”,但贵阳附近古今并没有存在过“鹿疃关”。1942年出版的《贵阳市指南》,将其称为“六春关”,其根据是陈铣先生关于贵州山脉南龙干说。“关”字尚好理解,但何谓“六春”,有哪些指向,使人弄不清楚。近些年有人在报上撰文,又称为“绿春关”,这倒是个诗意的名字,况且这里森林确实四季长青,仿佛永恒的春天。但这个“绿”字和“六”字,按贵阳话读来都作陆字音,系贵阳方言,“绿”并不读如普通话的“律”音。从字面看,“绿春关”好理解,读作“陆春关”就不太好理解。


我以为这个地名统一称为“六冲关”为妥,理由就是这里本就有“六冲”。“冲”,意为山间平地。但贵阳附近地区民间叫“冲”的地方,都是三面或四面环山,中有平地或圆形小盆地的山地,并不泛指山间平地。因为贵州山间平地太多,也多不叫做“冲”。所以这个“冲”是特指,必须是三面或四面环山的平地才叫“冲”,如“野猫冲”(过去有虎的山冲),“山羊冲”(过去多野羊),“水井冲”(冲内有水井)。那么“六冲天”的“六冲”在哪里?由乌当奶牛场天主教堂后爬上山口,就有一冲,后又过一冲到达果园(第三冲),爬上果园山口就是修道院(第四冲),过修道院就是省植物园中心大草坪(第五冲)。这里绿草如茵,宽上百亩,周围数峰罗列,景色极佳。出植物园大门左侧,有一深陷下去的圆形山冲(第六冲,茶店农民称为“母猪笼”),由山冲东出下坡,则是“中天花园”小区。所以将这里叫“六冲关”是名符其实的,也比较好理解,用贵阳话读和普通话读,意思都不会变。


六冲关颇受市民青睐,上世纪三四十年代,每逢中秋节便有“襆被来此观月者,尤觉天宇宏阔,豁人胸襟。”那时候的文人曾写下这样优美的文字:“……密林泼黛,中有欧化建筑物,横亘山麓者,即拉丁学校也。由若瑟堂至学校,约半里许……小圃清幽,杂莳海外名花,春秋开放不歇。掘有小喷水池。长廊径直,颇具幽深之观……”如今,这些景观仍大都保存,并有若干锦上添花之处。1960年代我读中学时,也几次和同学登临此关,受到大自然的熏陶。下乡当知青回城工作后,几位好友一时兴起,曾携酒带肉到六冲关赏中秋之月。在中央大草坪上,铺开酒肉,吟诗划拳,好不畅快。将近午夜,山高月近,群峰朦胧,凉风习习,感到人生是多么美好。四个人直喝到半醉,胸中所存诗词已背诵完,才扶月而归。如今,已近耳顺之年,这样孟浪之事,恐怕也不多了。



文/

  文字编辑/李缨

  视觉实习编辑/罗茜尹

  编审/李缨

精彩推荐

下载今贵州新闻客户端